Fancy

我买爆啊啊啊啊啊啊!!!!!

蝶or胡闹:

皮蛋警告

【顺便说出简单的毒液小周边大家感兴趣吗

bearwhale:

#今天画画了吗#
交作业-毒液六连拍
我还能在几部电影里看到老爷子的彩蛋 哭

哈哈哈哈啊哈期待

ironspider:

这是Ned的替身演员。所以说Ned也有动作戏了?😏

嘤嘤嘤诡蝶使我快乐

殇宝:

摸鱼Σ(゚ω゚;≡⊃

妈呀!!!太太是神仙!!!!

殇宝:

被朋友安利了 于是我来了🙏🏻太好磕了我以后产爆 

有点难画所以乱糊了一把

〖灵魂筹码〗赌局 诡王番外

余绵绵不是玉米面:

#诡王视角看小蝶!写的很烂23333灵感全部跑光光
#瞎几把看_(:з」∠)_
#联动前三章!有空会写绣娘安琪之间的事情

  赌局1       赌局2      赌局3


  自我参与这个赌局很久了,看过太多人,少数的人从我手中溜走,但最后无一例外的死在我的刀下,我一度认为死着会比活着舒服。


  这次参加赌局的人都有所求,桌子前他们的贪婪恐惧都映照在我眼中,而这个小姑娘不一样,太干净了…


  我用了一些力量,不过她还是进来了,多一具尸体罢了,这次赌局就早点结束吧。


  我刚进入王府,就看见那个姑娘在我眼前探头探脑的走,还算是谨慎 ,我慢慢的开始接近她,并未隐藏,她果然随即便转过身来,我看着她一脸的害怕但还是强撑着,是个好姑娘,可惜了…


   “您脸上的纸这样敷着,不闷吗?”


  …我错了,这姑娘只是心大 。


  一会我看她好像是知道自己这句话不太合适,涨红了脸颊, 快速的摆手,嘴里说着一些道歉的话,我看着她不安的揪着衣角。


  “我不闷,习惯了。” 


  我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,好在我很快的控制住了自己,这姑娘也不对劲 。


  “这样啊…您也是来参加赌局的吗?” 


  我点了点头,便往前走,能感觉她跟在我的身后,算了送佛送到西,送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吧。 


  这姑娘明明是看着我,还假装左顾右盼的,我弯了弯嘴角,她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后背 ,忽的我听到了她的脚步停了下来,看来是真的心大,反正也快到了,我指了指那扇门,便转身走开,至于她进不进去…那可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,该开始布局了…呵。


  入夜了,我想起了那个姑娘,鬼使神差的进入了她休息的地方,按理我不该如此无礼,我皱了皱眉,但我已经坐在了凳子上。


  她在收拾柜子里的衣物,这些东西放的有些久了,会不会受潮,一定也不注意,也不怕上面染点病。


  我看着她 转过身来被我吓一跳的样子,很好玩,尽管我这喜欢看人出丑的毛病这么多年还没改。


  她撞到腰了,我有点担心,把她拉了起来,顺便偷偷的把她手上的衣物换成了新的,再挪到床上去,这样就好了。


  而后我悠闲的坐回位子位子上,我看着小姑娘皱了皱眉,想是刚刚撞到的地方疼了,而我身上还有几瓶金疮药,就顺手给了她一瓶,她就这样看着我,没有接东西,我有些疑惑,她是怕我谋害她?


  “金疮药。” 


  我看着她犹豫了一会才接过去,“谢谢你。” 


  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,性格…像只兔子?不过,太容易相信别人了,要好好的教,今天太晚了,我想了想是该走了。


  第二天。


  破晓了,我让侍女处理我的仪容,这时候那个小姑娘应该起了,我刚到她的身后,看到她在打水,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一下子就回头了,她越来越敏感了,这很好。


  她在看见我的一瞬间就放下了警惕,这不好。


  “你叫诡王是吗?昨天还没来得及问…我,我叫小蝶!” 


  …我不叫诡王,只是因为神出鬼没才有的这个称号,结果被希恶鬼宣扬了出去,呵,恶趣味。


  我看着小姑娘揪着衣角可怜兮兮的往后退。


  “再往后,会掉下去。” 


  我看着小姑娘跌倒在地,随后害羞的把脸埋了进了双臂之中。


  现在的女子,都如此的…大方吗?我扭过了头 ,寻着视线看了过去,是在…前几次赌局里见过的,虽不知道为何绣娘会突然让我放过这个女子,但是这次可不会手下留情。


  我看了一会就走了,这个女子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。 


  我来到正厅,嗯?居然有人,真是些大胆的孩子啊…我从侧门进入,端坐在内厅看着他们,我看见小姑娘进来了。


  茶凉的很快,看来可以动手了,从这个男人开始吧,我发现小姑娘感知到我了,这很好,至于那个女子,呵,还算敏锐,我会让她死的痛快些。


  我在那个男子身上砍了一刀,他吃了人参丹,小姑娘已经跑远了,游戏还没开始,过早死了岂不是很无趣…呵呵


  我吩咐了侍女给我准备洗漱,正打算去院子里逛逛,我看见了那个小姑娘,小…蝶,是吗。


  她的表情很悲伤,我向她走去,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,她躲过去了,我看见小姑娘的脸一下红了,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手,似乎还有些遗憾,我勾了勾嘴角,不过反应还是有点慢,我都到她身边了才感觉到,这不行,死的太早就无趣了。


  毕竟我还是挺中意这个孩子的。


  “反应,太慢了。” 


  “我不太熟悉这个感觉…” 


  “嗯,多练练。” 


  我会好好给她上一课,不能对自己的敌人产生别样的好感,我走了,我想小姑娘应该还是在原地一脸茫然,不知不觉笑出了声。


  “王爷许久没有如此快活了。” 


  “是吗,今天又遇上了那个有趣的小姑娘。” 


  时间对我来说是虚无的 ,在无尽的杀戮中度过,毕竟只有这点消遣了。


  到了晚上,按例去看看小姑娘,呵,也不知道按的什么例,总归是念着她的。


  一进来就看见小姑娘在那傻笑着,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竟卷了被子蒙头,我给拉住了。


  女孩子家家被子也不盖好,我转过了身,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。


  “拿被子遮好。”   


  小姑娘怕是真觉得我没有感觉,盯着我后背的视线快把我扎穿了。


  “明天是最后一天了。” 


  我说完便想着离开,毕竟只是来提醒她警惕一点。


  随后我感觉我的腿被抱住了,微微侧过头,小姑娘在地上抱着我的腿看着我,我皱了皱眉,地上这么凉还坐着。


  “怎么?” 


  “我…我…我饿!嗯!我饿了!” 


  这只不过是场幻境,哪来的饿,呵 ,这孩子以前可能都没撒过谎,一脸的镇定,但是耳根子却红了个遍。


  我忍不住想拍拍她的头,我也这么做了,我感觉有视线在看着我,抬手设了个屏障。


  “现在没人能听到了。” 


  我觉得小姑娘应该是有话对我说,正巧,我也有些东西想提醒她。


  我看她听完我的话后双手护胸,噗,我笑了出来。


  但我依旧没有忘我要说什么,但是我觉得说再多小姑娘也不一定能很好的玩转这个赌局,所以我建议了一下。


  “好好思量,也许死了会比活着舒服。”


  这也是赌局的一个漏洞,呵,当然,是我的赌局。


  第三天。


  我养精蓄锐正等着,拿着摄魂铃便出去转,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,就现在吧…


  结果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的小姑娘 ,我无声的跟了上去,小姑娘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就跑了起来,我传送到另一个牌座后跟在小姑娘身后,举起手中的刀,挥过去,没中,进步了。


  我看见小姑娘转过头惊讶的看了一眼便继续跑,我没有追,先处理掉其他人吧。


  运气很好,这个叫,丁大力是吧…我两刀将其放倒,这个规则…真是令人为难,我看见小姑娘了,我拿出一块布,细细的把刀擦干净。


  我揪起了这个男人的头,用刀抹了他脖子,呵呵…一个,希望这次我的小姑娘不要太天真了。


  天不遂人愿,我又遇到了失魂落魄的小姑娘,看着她一头栽进我的怀里,我却迷茫了…看着她变成这样我真的开心吗? 这个赌局里充满了不对劲…


  我听到了她的声音,“你要杀了我吗?” 


  “下一次。” 


  下一次,下一次我就会动手。


  我感觉小姑娘用力的抱住了我,和我说了谢谢,随后便放开了我,我有些惊讶,却什么也没说,我的小姑娘长大了。


  我开始慢慢的追赶猎物,又一个…死亡了,记得绣娘说要这个女人,回头让她自己来拿吧,我追上了小姑娘,她越来越熟悉这个游戏,渐渐变得游刃有余,但还是挨了我一刀。


  过了一会我又发现了她,上去补了一刀,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我站了一会,先解决那个男人吧。


  很快,两刀放倒,处决。


  现在只有我和我的小姑娘了…


  我没有屏息,就这样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,小姑娘侧着头看着我,我想了想 拿下了脸上的纸,她笑的很开心。


  “真好看。” 


  我把纸又敷了回去,尽管我不喜欢这样。


  “你以前,也这么对其他人吗?”


  “只有你。” 


  她就这样一直笑着,我分明看见她的喜悦快要从眼睛里冒出来了。


  “轻一点,我怕疼。” 


  我应了一声,抱起小姑娘,快速的杀死她…


  我想我可能动心了,但是没关系,我有时间去验证它。


  我抱着小姑娘回房了,这场赌局,我也胜了。


  唤来侍女处理好小姑娘的伤势和衣物, 我拿起她的小布袋,里面放着一把小剪刀,一些针线,一个未完成的荷包和一瓶我给她的金疮药。


  我坐于小姑娘身旁


  “我等你醒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