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cy

哈哈哈哈啊哈期待

ironspider:

这是Ned的替身演员。所以说Ned也有动作戏了?😏

嘤嘤嘤诡蝶使我快乐

殇宝:

摸鱼Σ(゚ω゚;≡⊃

妈呀!!!太太是神仙!!!!

殇宝:

被朋友安利了 于是我来了🙏🏻太好磕了我以后产爆 

有点难画所以乱糊了一把

〖灵魂筹码〗赌局 诡王番外

余绵绵不是玉米面:

#诡王视角看小蝶!写的很烂23333灵感全部跑光光
#瞎几把看_(:з」∠)_
#联动前三章!有空会写绣娘安琪之间的事情

  赌局1       赌局2      赌局3


  自我参与这个赌局很久了,看过太多人,少数的人从我手中溜走,但最后无一例外的死在我的刀下,我一度认为死着会比活着舒服。


  这次参加赌局的人都有所求,桌子前他们的贪婪恐惧都映照在我眼中,而这个小姑娘不一样,太干净了…


  我用了一些力量,不过她还是进来了,多一具尸体罢了,这次赌局就早点结束吧。


  我刚进入王府,就看见那个姑娘在我眼前探头探脑的走,还算是谨慎 ,我慢慢的开始接近她,并未隐藏,她果然随即便转过身来,我看着她一脸的害怕但还是强撑着,是个好姑娘,可惜了…


   “您脸上的纸这样敷着,不闷吗?”


  …我错了,这姑娘只是心大 。


  一会我看她好像是知道自己这句话不太合适,涨红了脸颊, 快速的摆手,嘴里说着一些道歉的话,我看着她不安的揪着衣角。


  “我不闷,习惯了。” 


  我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,好在我很快的控制住了自己,这姑娘也不对劲 。


  “这样啊…您也是来参加赌局的吗?” 


  我点了点头,便往前走,能感觉她跟在我的身后,算了送佛送到西,送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吧。 


  这姑娘明明是看着我,还假装左顾右盼的,我弯了弯嘴角,她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后背 ,忽的我听到了她的脚步停了下来,看来是真的心大,反正也快到了,我指了指那扇门,便转身走开,至于她进不进去…那可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,该开始布局了…呵。


  入夜了,我想起了那个姑娘,鬼使神差的进入了她休息的地方,按理我不该如此无礼,我皱了皱眉,但我已经坐在了凳子上。


  她在收拾柜子里的衣物,这些东西放的有些久了,会不会受潮,一定也不注意,也不怕上面染点病。


  我看着她 转过身来被我吓一跳的样子,很好玩,尽管我这喜欢看人出丑的毛病这么多年还没改。


  她撞到腰了,我有点担心,把她拉了起来,顺便偷偷的把她手上的衣物换成了新的,再挪到床上去,这样就好了。


  而后我悠闲的坐回位子位子上,我看着小姑娘皱了皱眉,想是刚刚撞到的地方疼了,而我身上还有几瓶金疮药,就顺手给了她一瓶,她就这样看着我,没有接东西,我有些疑惑,她是怕我谋害她?


  “金疮药。” 


  我看着她犹豫了一会才接过去,“谢谢你。” 


  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,性格…像只兔子?不过,太容易相信别人了,要好好的教,今天太晚了,我想了想是该走了。


  第二天。


  破晓了,我让侍女处理我的仪容,这时候那个小姑娘应该起了,我刚到她的身后,看到她在打水,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一下子就回头了,她越来越敏感了,这很好。


  她在看见我的一瞬间就放下了警惕,这不好。


  “你叫诡王是吗?昨天还没来得及问…我,我叫小蝶!” 


  …我不叫诡王,只是因为神出鬼没才有的这个称号,结果被希恶鬼宣扬了出去,呵,恶趣味。


  我看着小姑娘揪着衣角可怜兮兮的往后退。


  “再往后,会掉下去。” 


  我看着小姑娘跌倒在地,随后害羞的把脸埋了进了双臂之中。


  现在的女子,都如此的…大方吗?我扭过了头 ,寻着视线看了过去,是在…前几次赌局里见过的,虽不知道为何绣娘会突然让我放过这个女子,但是这次可不会手下留情。


  我看了一会就走了,这个女子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。 


  我来到正厅,嗯?居然有人,真是些大胆的孩子啊…我从侧门进入,端坐在内厅看着他们,我看见小姑娘进来了。


  茶凉的很快,看来可以动手了,从这个男人开始吧,我发现小姑娘感知到我了,这很好,至于那个女子,呵,还算敏锐,我会让她死的痛快些。


  我在那个男子身上砍了一刀,他吃了人参丹,小姑娘已经跑远了,游戏还没开始,过早死了岂不是很无趣…呵呵


  我吩咐了侍女给我准备洗漱,正打算去院子里逛逛,我看见了那个小姑娘,小…蝶,是吗。


  她的表情很悲伤,我向她走去,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,她躲过去了,我看见小姑娘的脸一下红了,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手,似乎还有些遗憾,我勾了勾嘴角,不过反应还是有点慢,我都到她身边了才感觉到,这不行,死的太早就无趣了。


  毕竟我还是挺中意这个孩子的。


  “反应,太慢了。” 


  “我不太熟悉这个感觉…” 


  “嗯,多练练。” 


  我会好好给她上一课,不能对自己的敌人产生别样的好感,我走了,我想小姑娘应该还是在原地一脸茫然,不知不觉笑出了声。


  “王爷许久没有如此快活了。” 


  “是吗,今天又遇上了那个有趣的小姑娘。” 


  时间对我来说是虚无的 ,在无尽的杀戮中度过,毕竟只有这点消遣了。


  到了晚上,按例去看看小姑娘,呵,也不知道按的什么例,总归是念着她的。


  一进来就看见小姑娘在那傻笑着,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竟卷了被子蒙头,我给拉住了。


  女孩子家家被子也不盖好,我转过了身,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。


  “拿被子遮好。”   


  小姑娘怕是真觉得我没有感觉,盯着我后背的视线快把我扎穿了。


  “明天是最后一天了。” 


  我说完便想着离开,毕竟只是来提醒她警惕一点。


  随后我感觉我的腿被抱住了,微微侧过头,小姑娘在地上抱着我的腿看着我,我皱了皱眉,地上这么凉还坐着。


  “怎么?” 


  “我…我…我饿!嗯!我饿了!” 


  这只不过是场幻境,哪来的饿,呵 ,这孩子以前可能都没撒过谎,一脸的镇定,但是耳根子却红了个遍。


  我忍不住想拍拍她的头,我也这么做了,我感觉有视线在看着我,抬手设了个屏障。


  “现在没人能听到了。” 


  我觉得小姑娘应该是有话对我说,正巧,我也有些东西想提醒她。


  我看她听完我的话后双手护胸,噗,我笑了出来。


  但我依旧没有忘我要说什么,但是我觉得说再多小姑娘也不一定能很好的玩转这个赌局,所以我建议了一下。


  “好好思量,也许死了会比活着舒服。”


  这也是赌局的一个漏洞,呵,当然,是我的赌局。


  第三天。


  我养精蓄锐正等着,拿着摄魂铃便出去转,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,就现在吧…


  结果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的小姑娘 ,我无声的跟了上去,小姑娘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就跑了起来,我传送到另一个牌座后跟在小姑娘身后,举起手中的刀,挥过去,没中,进步了。


  我看见小姑娘转过头惊讶的看了一眼便继续跑,我没有追,先处理掉其他人吧。


  运气很好,这个叫,丁大力是吧…我两刀将其放倒,这个规则…真是令人为难,我看见小姑娘了,我拿出一块布,细细的把刀擦干净。


  我揪起了这个男人的头,用刀抹了他脖子,呵呵…一个,希望这次我的小姑娘不要太天真了。


  天不遂人愿,我又遇到了失魂落魄的小姑娘,看着她一头栽进我的怀里,我却迷茫了…看着她变成这样我真的开心吗? 这个赌局里充满了不对劲…


  我听到了她的声音,“你要杀了我吗?” 


  “下一次。” 


  下一次,下一次我就会动手。


  我感觉小姑娘用力的抱住了我,和我说了谢谢,随后便放开了我,我有些惊讶,却什么也没说,我的小姑娘长大了。


  我开始慢慢的追赶猎物,又一个…死亡了,记得绣娘说要这个女人,回头让她自己来拿吧,我追上了小姑娘,她越来越熟悉这个游戏,渐渐变得游刃有余,但还是挨了我一刀。


  过了一会我又发现了她,上去补了一刀,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我站了一会,先解决那个男人吧。


  很快,两刀放倒,处决。


  现在只有我和我的小姑娘了…


  我没有屏息,就这样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,小姑娘侧着头看着我,我想了想 拿下了脸上的纸,她笑的很开心。


  “真好看。” 


  我把纸又敷了回去,尽管我不喜欢这样。


  “你以前,也这么对其他人吗?”


  “只有你。” 


  她就这样一直笑着,我分明看见她的喜悦快要从眼睛里冒出来了。


  “轻一点,我怕疼。” 


  我应了一声,抱起小姑娘,快速的杀死她…


  我想我可能动心了,但是没关系,我有时间去验证它。


  我抱着小姑娘回房了,这场赌局,我也胜了。


  唤来侍女处理好小姑娘的伤势和衣物, 我拿起她的小布袋,里面放着一把小剪刀,一些针线,一个未完成的荷包和一瓶我给她的金疮药。


  我坐于小姑娘身旁


  “我等你醒过来。”

〖灵魂筹码〗赌局③

居然be  哭唧唧

余绵绵不是玉米面:

#三发完结就是这么棒,可能因为我写不下去了,剧情发展特别快特别快
#垃圾文笔撑不下去了orz
#准备开始写诡王视角,算作番外!



  天色慢慢变黑,这是我在王府的第二个夜晚,我已经分不清现在是个什么时候,在平时的这个时候,我应该还在看书,现在…


  我翻了翻从抽屉里拿出来的古籍,里面的内容我大致识得,是讲这个王府主人的…但是我却不想看,我竟有一丝的期望是他来告诉我他的过往,他的痛苦…


  我自嘲的笑了笑,小蝶你怎么一进来脑子就不对劲了,以前在外面也没见你这么痴迷一个男人啊,唉,脑子坏了。


  我生气的想拉起被子罩在头上,却被一股里止住了,这个熟悉的力量…我立马直起身子,他依旧坐在昨天的位子上看着我,我也这么看着他…


  我看着他突然别过头去,我有一堆想问的,却什么也问不出来。


  “拿被子遮好。” 


  一个冷淡的 声音传来,我疑惑的看了看自己…啊啊啊啊啊我袜子没穿!我快速的拉起被子把自己遮好,幸好当时没想睡裙子衣服也没有脱,他怎么可以半夜瞎跑到女孩子房间来啊,我不禁用控诉的眼神看着他。[以前女孩被看见jio好像是很严重的事情]


  他似乎感觉到了,站起身子背对着我 。


  “明天是最后一天。” 


  我看出他想走,急急忙忙的想冲过去扯住他的衣服,却没留意脚下, 这下好了,我抱住了他的大腿…场面一度十分尴尬


  “怎么?” 


  “我…我…” 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…说起来诡王身上凉呼呼的好舒服呀…


  “我饿!嗯,我饿了。” 我点了点头以确定我说的是真话,说实在的,进了这里面我没有感到过饥饿,口渴,似乎一切生理反应离我而去…这让我有点…慌。


  诡王保持着俯视的姿态,忽然伸手拍了拍我的头,我看着他的手突然一挥,我有些迷茫,这边还有人吗 。


  “现在没人能听到了。” 


  我想了想,双手迅速的放开了他的大腿,护住了自己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!


  我试图用眼神攻击他。


  “呵呵。” 我听见他笑了,一个鬼笑的这么好听做什么,我揉了揉自己的耳朵。


  “好好思量,也许死了会比活着舒服。”


  “啊?” 


  我又一次看着他消失在眼前,我想了想,他说的对,我起身拿出了我枕头下的一把剪刀,也许活着相较于死亡,真的会更痛苦。


  我拿出了小布袋里的针线,用剪刀裁剪着从房间里翻出的布料,虽然我的针线活不是特别好,但是应该能见人吧


  我将花样大概的绘制好了,把荷包缝好,只等绣花了,看来以后得好好练练针线活了。 


  今天夜里我睡得很好,一夜睡到大天亮! 


  第三天了,我将自己整理好,眼镜也认真的架在我的脸上,一个完美的小蝶!我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
  推门而出,今天是一个 好天气,艳阳高照,也不知道是不是王府特殊的地理位置,也不显得热,甚至有些凉快。


  我坐在小院子里等着,时不时的看看门口,他今天会不会来呢,然后我听到吱呀一声响,看来他不会来了,我乖顺的牵着安琪姐的手跟着她走。 


  今天的大厅也很…热闹,我看见丁大力和段长发争吵了起来,不如说是丁大力当方面的争吵,至于段长发这个人,我看不透他,他永远都是笑着的,还有昨天他的伤…被砍了一刀,回去却完好无损的出来了。


  我感觉安琪姐捏了捏我的手,忙把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,她对我笑了笑,松开了手率先入门。


  “哟,这艳阳天的,你们精神还挺好。”


  我发现,当安琪姐笑意盈盈的看着你的时候,你完全无法拒绝她。


  “安琪小姐,蝶姑娘,来的很早啊。” 


  段长发整理了一下刚刚被丁大力攥住的领口,我看见丁大力眼中的愤懑,让我心惊的移开了视线。


  “丁小哥,怎么了,一大早这么大火气。” 


  丁大力甩了甩手 ,只说了没事便坐一边不搭话了。


  并没有安静多久,段长发开口了:“明天赌局正式开始,夜晚你们小心防范,诡王在夜晚就会开始杀人,今天是最后的保护期,我的建议是睡一觉,睡到天黑,养好精神,晚上你们可睡不着。”


  段长发像是想到了什么事,突然大笑起来。


  我觉得这个人肯定有毛病。


  大家好,我是小·完美·学霸·人类最强·蝶,现在已经是夜晚了,我扒拉着门看着外面,想起安琪姐说:“我们要找机会去商店拿牌,诡王随时会破门而入给你一刀,最好的方法是到处跑,对,跑,在这里面你不会饿也不会有什么生理反应,只会感到疲惫和受伤,而且你可以放心,按你的感应来说,应该是不会被干掉的,为了安全我们也会分头行动,这个王府里会藏有一些箱子,里面是一些道具,看你运气了,不要想着会有人来救你,也不要相信任何人,甚至是我,听明白了吗?”


  不要相信任何人,每个人都是能拖延诡王找自己的利器,这个游戏,在逼疯我们啊…


  我选择窝在房间里,晚上出去对自己太不利了,视野不清,对路线的寻找也会有阻碍,诡王能传送到牌座,但是我这没有牌座,在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,待在这里是最好的。


  我开心的缩进被子里,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我觉得诡王今天晚上不会对我动手。


  我时不时的起来查看外面,听听外面的声音,这里实在是太大了,据说鬼是不能推门关门的,只能破门而入,我想这能增加我的生存几率,当然…只是理论上。


  我的体力不好,大多数情况下绝对不能跑动,甚至走一会要停下看看情况,等等,为什么感觉我会是第一个死于非命的…


   我摇了摇头,推开一点门缝,看见没有动静,我决定出去看看。


  我一路沿着墙走动,时不时看看情况 ,我看见了好几个房间,试探的推开门…呼,没有人啊,这个…


  我发现了一个发光的东西,上面有着一团火,这就是安琪姐说的牌座了吧…安琪姐说要开5台我们才能赢,我暗自记下了这个位置,小心的退出房间,把门关好,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不对,我已经开始奔跑起来,这时我听见了一声预警,反射性的往前面一躲,随后我往后一看,诡王!


   我加快了跑步的速度,直到自己累的不行了才停下看看周围,我扶着墙坐下,这里是…王府的后花园,假山,桥…呼,累死我了。


  刚刚看见他差点停下来了,这样不好,冷静点,小蝶。


  我恢复一些体力后,强迫自己站起来,往前几天记下的商店位置走去,天还是很黑,但是我的周围却有光,这很神奇,应该是希恶鬼弄的,我凭借月色和这微光,成功来到商店,理智上我觉得我应该先回复体力再来,但是迟一点就多一分的危险。


  我小心的进入看商店,看了看周围没人,伸手触摸了石像,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界面,我想着要了一些牌放在身上,凑了21点,刚想走,听到屋子外一声惨叫,我抖了抖,试探的往窗外看,我看见诡王将丁大力放倒在地,他用布细细的擦拭着刀,我不知道丁大力是死着,还是活着,远了我看不太真切。


   我看着诡王往我这看,但是并没有过来,而是转过身子揪起丁大力的头发,丁大力好像知道了什么,努力挣扎着,我看见他的刀从丁大力的脖子上划过,我用左手捂住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叫出声,我听见了丁大力的大叫声,我应该过去阻止的,可是我的脚,它怎么不动啊!我感觉我的脸上手上一片湿,是我的泪,诡王又转过来看了我一会,便消失了,我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,瘫软在地上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以为死亡离我很远,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…


  我感觉一只手在我的肩上按了按,我抬起头,是段长发。


  “走吧,他还会回来。” 


  我被段长发拉起来,迷迷茫茫的往外走,我突然想起他说的一句话


  “也许死了会比活着舒服。” 


  我想他说的是对的,也是给我的劝导…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,像是要栽倒,段长发已经走了,安琪姐不知道去哪了,丁大力死了…我一路像是飘过去,最终无力的倒下。


  倒在一个冰冷的怀抱里,我听到自己问他:“你要杀了我吗?”


  “下一次。” 


  还是那样冷淡的声音,却莫名让我安心,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他的例外,也许吧,他以前也有这样吗?应该吧。


  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妒忌她们了,我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,把脸埋在他怀里,真的很舒服。


  下一次看见我,就会杀了我吧…


  “谢谢你,诡王。” 


  我想,我已经有决断了,我放开了双手,离开了他的怀抱,他似乎有些错愕,却没说什么,我就这样看着他消失。


  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这么有好感,明明连脸都没见过,他也是,对我有着莫名分宽容,明明他什么都不知道… 


  天,亮了。


  也不知道安琪姐怎么样了,我在王府里穿梭,看见机子就塞一张牌进去,期间倒是撞见段长发好几次,也互相帮忙,一个望风,一个塞牌,诡王一直没有出现。


  我想,安琪姐遇到了麻烦…这时我感觉到了诡王,我迅速的往前跑,但院子里地形开阔,我连躲的地方都没有,而诡王也穷追不舍,远远的,我看见安琪姐倒在那,了无生息…


  我愈发用力的跑,可是我的体力根本不能支撑我这么久,这么快速的奔跑,果然,我被刺中了一刀,幸好是手臂,不是什么要害的地方,我想我躲过去了。


  我急急忙忙的去找段长发,之前和他约定了地方等。


  果然,他在那,段长发看见我受伤的手,从他的包里拿出了绷带,想给我包扎,我拒绝了。


  “你留着吧,我活不久了。” 


  “你活着我们会有更大的可能。” 


  “一会我去吸引他的注意,你去开牌座。” 


  “我给你包扎好了你才能慢慢的溜他。”


  嗯…溜,这个词用的很好,但是我依旧没有接受。


  “还有几个牌座?” 


  “一个半吧,有一个我再塞一张就好。”


  “好,我的血会吸引他,这样更有效,你加油。” 


  段长发看着我坚决的眼神,他放弃给我包扎,转身离开。


  我捂着受伤的地方,撑着力气站了起来,受伤了以后不止是力气不够了,我想死的欲望也更加强烈。


  父亲,小蝶对不起您的教导…


  我捂着手,慢慢的寻找他的踪迹,感觉到了!我再次撒开腿跑 ,他在我身后追着,不好!没力气了!我一时不察,跌倒在地。


  他又给了我一刀,在背上。


  我突然感觉自己的伤势好了一点,但是体力用光的我根本不能起身,我抬着头看他,他消失了,我感觉我趴了很久,远处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,我用手摸了摸我的小布袋,里面有个荷包,可惜了,还没有绣完它…


  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,他也没有隐藏,毕竟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了。


  我侧着头看他,他蹲下身看着我,迎着微弱的日光,我看见了他的脸。


  “真好看。” 


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把纸敷了回去,这很像我看见的一些阔太太,她们也喜欢这样,据说能让皮肤更好。


  “你以前,也这么对其他人吗?” 


  “只有你。” 


  他听懂了,我的心被喜悦填满,我感觉我快死了,要解脱了…


  “轻一点,我怕疼。” 


  他应了一声好,温柔的把我揽在怀里,我就这样看着他,感受利刃在我脖颈划过,我的意识也慢慢消失,我感觉他把我抱了起来,但是后面的…我也不知道了…


  赌局结束。 






点我看诡王番外!

【绣娘同人】怨鬼

哇居然还有神婆彩蛋!太太太6辣

青梅煮酒:

*私设如山注意
*给绣娘取了个名字
*部分片段与原文有出入(重点!!)
*全文哭戏较多,慎入!
*希望各位看官看的愉快~
请。


吴昭宛出生在一个并不理想的家庭,父亲因赌而负债累累,抛儿弃女离家出走。由吴妈一人把女儿拉扯大,偶尔会有催债的混子上门。但令吴昭宛至今痛恨的,是自己的无能懦弱。


那日急促的敲门声打乱了母女的平静生活,吴昭宛被嘱咐呆在小阁楼里,无论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准吱声。小小的吴昭宛虽还没懂得人情世故,还是乖乖听吴妈的话,把自己藏在小阁楼里。
吴妈开门后便听见混子那粗鲁的谩骂,通常这些只要哈腰被骂几句就会结束,但这次那该死的混子竟带了棍棒。
混子的叫骂,打在肉体上的闷声,吴妈的哭声和求饶,通过门板透进吴昭宛的耳里。吴昭宛捂住嘴,藏住自己的哽咽声,泪珠在她眼里打转,她不敢哭,一哭就会被混子抓走。


门板后渐渐没有了吴妈的声音,待混子走远后,吴昭宛悄悄打开门板一个缝,确认没有人后探出身子,看见吴妈躺在地上,双目紧闭,嘴唇发青,露出的手臂满是淤青。吴昭宛摇着吴妈的身体,大喊着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被手背弄糊了。
那时乌云笼罩土楼,下着小雨,吴昭宛哭喊着在大街上挨家挨户敲门,泪水和雨混杂在她脸庞上。
她不想吴妈死,吴妈不该死。


最终一个年轻的小伙开门见小姑娘如此落魄伶俜的模样,冒雨把吴妈背去了附近的小诊所里。
打听打听才知道,那个小伙叫林晖,只比吴昭宛大三岁上下。
自后她总喜欢屁颠屁颠的粘在林晖后面,奶声奶气的唤着“林哥哥,林哥哥”。


看,
那便是晨曦。


那年吴昭宛十岁。


吴昭宛在第一次刺绣的时候,刺的是两只麻雀在枝头上嬉戏,刚跟吴妈学的,刺不好,歪歪扭扭的,还总是把自己的食指扎破。


同年,因为那日日酗酒的赌鬼欠了陈家一屁股债,百般无奈之下,吴妈给陈家签下了卖身契,在陈家做下人。
家里的女儿也在为土楼的人家缝衣刺绣,补贴家用。
四年了,她的针刺技术也愈来愈好,甚至有了上上下下响彻土楼的称呼——


绣娘。


绣娘的那双巧手甚至惊动了陈家堡,陈家的一个下人赴嘱买下了吴昭宛亲自绣的手帕,不过是几条锦鲤,值两个铜板的手帕,居然给出几块银两。
这可把吴昭宛吓着了,这可足够让母女倆吃好喝好一个月呢。她连忙摆手,不要银两只要几块铜板。但那下人坚持硬把钱塞她手里,说是少爷有令,见她收下,便拉低帽沿快步离去。
剩下吴昭宛拿着银两,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下人的背影。


绣了四年了,为别人刺绣的同时,也在家里重重复复把那两只鸟儿绣的活泼有神,更是细腻。
她日日绣夜夜绣,绣了成百上千副,终于把那副画绣的满意了,完美了。
看那两只小麻雀,一只在枝头,一只在叶下,园溜的眼珠子到处转,枝头的鸟儿婉转鸣叫,展翅欲飞向另一棵结果的树。


吴昭宛捧着手帕,越看越中意。迫不及待去了林家。
不过这次出现不是林晖,是林母。
林母并不喜欢这跑了父亲的穷苦家女,她板着脸婉拒了手帕,毫无感情的道谢后,关上的门板蹭了吴昭宛一鼻子灰。
吴昭宛不知道,她绣了四年的手帕,竟成为了林家的导火线。原本对于吴昭宛经常找林晖,念在她年纪小,林家人也不好说话,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这手帕更是点燃林母的怒火。
之后吴昭宛也去拍响过林家大门,但无一例外吃了闭门羹,随后也很少看见林晖经过她的窗前了。


瞧,
只是昙花一现罢。


那年吴昭宛十四岁。


吴昭宛不善言谈,除了在林晖周围打转,土楼里其他人家也很少接触过。自从见不到林晖后,甚少出门。
那时惊闻土楼的绣娘,年方十七,眉目清秀,正是碧玉年华,引得土楼里的青年男子魂牵梦萦。每日总有十几个媒婆上门,门槛几乎被踏平。但无一不被吴昭宛谢拒。
她等待着她那心心念念的郎君,他一定会回来娶她入林家。


但好景不长,还没等到她的青梅竹马,就被陈家的老总管打破了美梦。


那日吴妈在打扫大院,瞥见媒婆一副谄媚的围在陈老爷身旁,只见陈老爷频频点头,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吴妈定睛一看,这可不是自己女儿的生辰八字吗!
吴妈顿时暗觉不妙,听闻陈少爷有肺痨缠身,而陈家只有一子,该不是要把自己大好年华的女儿许配给一个病鬼吧!
却恰巧映了吴妈的话,家里的聘礼一日比一日高,吴昭宛被那人人羡慕的黄金首饰晃愣了眼,那华丽的衣料上布满金辉,曛的她昏了脑,浑浑噩噩的看着那些聘礼,陈家老总管的话她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。
发懵的她浑然清醒过来,四下寻找老总管的身影,但都不知道他是何时离开的。


薄暮,吴妈一踏入家门望见一大箱的聘礼差点哭晕过去。
泪水划过她沧桑的皱纹,最后被嶙峋的枯指抹掉,吴妈那蒙着薄雾的眸子对着自己女儿的身影。看看,她女儿是多有她当年的姿色,肤如凝脂,袅袅娜娜,胜似一枝红艳,可如今……
一想到女儿得嫁给陈家那个每天在家里躺着喝药的少爷,吴妈心如刀割。
这下,吴昭宛怎么也想不到,她千等万等,却等出个素不相识的富家肺痨少爷来。


陈家大少要娶绣娘的消息传遍土楼,那些大家闺秀松了口气,暗自庆幸着那少爷没挑着自己。
婚期逼进,那正未婚妻看着成山高的礼盒黯然伤神,得知她要成为陈少爷媳妇的时候,日日夜里她都在哭,哭的泣不成声,眼皮肿的老高,要是哭瞎了眼不娶她便好。但林晖从来没有出现过,传遍土楼这么大的事,她只好单纯的想林晖可能还不知道这事来安慰自己。
直到一天她好不容易提起点精神执起针线缝缝衣服,窗前熟悉的宽大的肩头让她蘧然。吴昭宛立马放下手中的活,迈开不常走动的步子,跑到门后探出半个身子,喉间刚想蹦出个林字,却被生生噎在肺部。
让她发不出声的,正是林晖身旁的一个女孩子。那女孩蹦蹦跳跳的,挽着林晖麦色的手臂,而那林晖看向她也是温柔似水,波光潋滟。
孤言寡语的自己比那活泼开朗的女孩差太远了。
差太远了。
吴昭宛再也没有心思缝补衣物,哭肿的眼睛又溢出晶莹的泪珠。


她还在奢望,林晖能在出嫁那天出现。


出嫁那日,吴昭宛坐在大红花轿里,凤冠霞披,鲜红的盖头罩在头上,遮住她的眼睛,耳边净是炮仗声,大红灯笼开路,喇叭唢呐沿途吹吹打打。
艳红的花轿方长,让她想起土楼里丧事用的棺材,也不知道这轿子里装了多少个成了死尸的新娘。
一路上轿夫撑的平平稳稳,吴昭宛面无表情坐在棺材里,呆呆盯着自己的红花鞋。
待陈家奏乐停轿,一个五六岁出轿小娘迎她出轿。吴昭宛撩开轿帘,往迎亲队伍后焦急张望着,但许久未能找到那人的身影。
一踏过陈家门槛,她就成为了陈家的人。
进入被精心布置的喜堂,那新郎站在新娘旁边,拜过堂后便是入洞房。
新郎新娘坐在床沿,陈少爷取下吴昭宛的盖头。那美人朱唇皓齿,头上的凤冠更是把她衬的粉妆玉砌,陈少爷啧啧暗叹,看了出神。陈少爷虽不是下流之辈,但直视的目光难免不适,她微微攒眉,侧过头去。
见她如此,陈少爷清咳一声,也只是稍坐即出,拖着病怏怏的步伐去准备贺郎酒。走前,陈少爷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张手帕,抚平放在吴昭宛手上。
吴昭宛一看,那正是三年前一个陈家的下人买下的绣着锦鲤的手帕。
那手帕干干净净,也没有褶皱,吴昭宛轻抚着几条锦鲤,神色复杂。


少爷离开后,房外有两个丫头看着,不许新娘出去。
吴昭宛坐在床头,拿出早上自己偷偷带在身上的素巾和针线绣起来。纤纤玉指捻着细针在帕上熟练的穿过,翻转。
傍晚,一阵阵的闪电撕裂浓墨般的天空,烛火跃舞,吴昭宛手下一顿,门外便传来声声细语。她屏息细听,原来是那俩丫头在谈话,但她一听,如同五雷轰顶。


林家的儿子要成亲了。


本来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已哭干,吴昭宛感觉自己心口上被重重锤了一拳,泪水又喷涌而出,绣好的手帕上沾湿圈圈痕迹。大雨倾斜而下,落在屋檐滴滴答答,那丫头们的对话听不清了,她明白,从来只有她一人踽踽独行。
哭了许久,吴昭宛的眼睛又肿起来,低声抽泣着,瞧见自己的针线正绣着那两只在枝头的麻雀,那羽毛清晰可数,木枝的文理惟妙惟肖,可那麻雀似是少了些东西,吴昭宛摇头,被那雨声带走了心思,她现在头昏脑胀,根本不知道自己绣错了什么。


在大雨声中,门外一阵急促的跑步声,一个下人在大喊,但雨声太大,听的模模糊糊,随后那守门的两丫头好像走了。
吴昭宛打开房门,对面走廊跑过几个下人,她急忙关门躲避。待没有跑步声再打开,大雨下的密,木制地板全被打湿了,她小心翼翼的躲开周围忙着赶路的丫鬟,抓起嫁衣的下摆,绕着陈家围墙走,绣花鞋跨过水洼,一身湿的透彻,头冠本来就重,发又沾了水,脑壳上像是顶着重物,艰难寻找着出去的路。
吴昭宛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后门,推开后冒着大雨跑回了吴家。


回到家安顿好后,吴昭宛才知道,原来那病鬼少爷喝多了,犯了病,在床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
第二天,便传来陈家噩耗。
吴昭宛高兴又害怕,她高兴是那少爷死了,婚嫁流程还没过完婚约不算,她害怕是那陈老爷死咬不放,不依不饶。
她托母亲去问老爷,没想到,陈老爷居然要吴昭宛去结阴婚。
这档子如此忌讳的事就算加再多聘礼吴妈也不肯了,她双膝跪地,在老爷面前,把头都要磕破,重重的磕头声和哀求却是火上浇油,惹得老爷一气之下把拐杖用力一锤,下人会意把吴妈拖下去鞭打了一顿,扔出陈家。
吴昭宛心痛的在吴妈满是鞭痕的背上涂药。吴妈握住女儿的手腕,扯着嘶哑的嗓子,万语在她颤抖的嘴唇上结成一个字。
逃。
她绝望的眼睛看向女儿,像是当年家里来抓小昭宛去卖钱的混子,她悲痛的重复了一遍。


“逃。”


吴妈从口袋里揣出一张车票来,枯瘦的手裹着吴昭宛白净的手掌,把折的起皱的车票塞到她手里。
吴昭宛问,这土楼地处偏僻,吴妈上哪弄的车票来。
吴妈垂眸摇着头,说。
“管这么多做甚,跑,离这里越远越好!”


中午烈阳当空,吴昭宛收拾好衣物,准备带着吴妈走的时候,一声唢呐划破宁静,生生让他们定住了脚。
随后一声巨响把俩母女吓了一跳,那陈家家丁粗暴的踹开屋门,高大的身躯挡住去路,陈总管和媒婆进门,指令要抓走吴昭宛。
不……
壮实的家丁抓住吴昭宛的胳膊,强塞进花轿里,吴昭宛奋力挣扎,却怎么也甩不开抓的牢固的手。
她脸上满是泪痕,她一想到要嫁给那进了棺材的少爷,心下一横,咬掉那家丁臂上的一块肉,呸了口血唾沫,趁着吃痛的家丁松开,撒腿就跑。
但没跑多远就被其他下人压制住,那家丁一个巴掌甩过去把她打懵了,如火焰般灼疼她的脸,顿时右边脸红肿起来,拖着她塞进了花轿。
吴妈见女儿被欺负的惨,扯开准备起轿的轿夫,阻扰迎亲。其他下人见状,拾起棍棒往吴妈大腿狠狠一敲,这哪是她一老人家能承受的了的!她一个踉跄,忍着骨折剧痛,扒开轿夫的手臂,背后却被家丁用力踹了一脚,正好磕在台阶上,水泥地瞬时被染的殷红,吴妈倒在台阶上一动不动,瞪大双目看着那花轿、迎亲队伍的离去。
见吴妈当场被陈家下人打死,吴昭宛心如死灰,没有再流泪,任由丫鬟给她戴上凤冠,抹好胭脂,弄好后剩下吴昭宛一个人坐在镜子前。
吴昭宛拿出之前在陈家绣的两只麻雀的手帕。
她知道了,她从一开始就绣错了,绣错了那两只麻雀的眼睛,那本是光彩夺目炯炯有神的眼睛,却绣成了毫无色彩的深黑色,那是无神的目光,正如她自己。
她放下手帕,看向镜中的自己。
不过是镜子照映另一面镜子罢了。
她执起桌上的女红剪子,打开了房门,看守的家丁连忙阻拦,却被剪刀捅在胸口,猛地拔出来,又被连续刺上几刀,那家丁感觉胸口钝痛,没来得及呼喊,只对上那灰黑的镜子倒影自己惊愕的表情。
那家丁倒在地上,捂住伤口,却怎么也止不住喷涌的血。
女红剪子被染红了。
吴昭宛盯出了神。
那是吴妈的血……
失魂落魄的她走到陈家的祠堂,里面摆放着陈家列祖列宗的牌位。
她看着那陈氏,又看见吴妈头上的汩汩鲜血。她怨恨陈家堡,她怨恨这个满是恶鬼的无尽地狱。
那香炉上的烛火使她无神的眼睛有了火光,她诅咒陈家不得好死,成了孤魂野鬼也要回来向陈家索命。
她用剪刀剪下嫁衣的布料,在梁上打了个死结,把那香火踢开,站在矮桌上,苍劲的手握紧女红剪刀,把脖子套了上去。


那女人不见了,只发现被杀的看守家丁。下人四下寻找,终于是在祠堂发现她上吊的尸体。
吴昭宛的尸体已经僵硬,艳红盖头被风抚起,露出煞白的脸色,眼珠瞪着前方。
那尸体的惨状让下人双腿打颤,陈老爷凝重的看着她被家丁放下来,握紧那木制拐杖,眼角不听使唤的抽搐着,他忧心的揉揉眉心,命下人等少爷头七过后把两尸体放在棺材里一起下葬。


听,
寒蝉哀鸣。


那年吴昭宛十七岁。


成阴婚那日,四下阒然,本是喜事,那枝头的乌鸦渗人的嘶哑惹的陈老爷心烦,令下人赶走,不料却盘旋于空不肯离去,老爷的眼角跳的更厉害了,太阳穴的青筋暴起,不详的预感漫在心头。
结完阴婚,老爷一下病倒在床上,也不知是生了什么病,叫了几个郎中也没看出个结果。
倏然空中下起小雨,终是把那恼人的乌鸦赶走。
成婚次日,陈老爷却在床上发起疯癫,眼球翻白,口吐白沫,双腿乱蹬,手抓着自己的脸,抓出八条红痕,红痕慢慢爬上翻白的眼珠,把自己眼睛戳瞎,混浊的泪水和血液混杂流出,老爷痛苦的哀嚎,身下的凉席如同被点燃的柴火般,不断翻转身体逃离,却一头撞在墙壁上,七窍流血,慢慢没有了生息。
接着陈家的下人也开始有异样,跳河的跳河,上吊的吊死,统统死于非命。
不光是陈家,整座土楼被似有似无的雾锁起,有人摔死,被砸死,那林家的儿子跟媳妇死的更惨,迷了心智的用剪刀在身上乱刺泄愤,脸上更惨不忍睹,被刺的跟开花似的。


那常年用布裹着的老人,苍老的手指掀开披在身上的褴褛衣衫,眼眶深深凹了进去,露出可怖的眼睛。老人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借风传去每一户胆战心惊的人家。
“那是绣娘死前的诅咒……”
“谁也逃不掉……”


人们仓皇的逃离,躲避着绣娘的诅咒。不出两日,人去楼空,再也没有当年孩子们的嘻声笑语。
夜半人静,那老人嶙峋的手掌轻抚过一身漆黑的猫,猫温顺的趴在老人身旁,老人凹下的眼睛迸着幽绿的光芒,那低沉的笑声犹如粗糙的沙粒,混着祠堂里哀怨的哭声,回荡整座土楼,惊起乌鸦乱飞。
那灵堂的棺材被开出一道口子但无人知晓,那男人的尸体煞白,交叠的手掌下躺着一张手帕,是绣着几条花色锦鲤的手帕。本是二人棺,却只有那男人一人。几只乌鸦落在屋檐上,环视整个灵堂,不料一片薄木板随风砸来,乌鸦扯起嗓子落魄飞到另一家的屋檐上,乌黑的羽毛落在灵堂里,大红灯笼闪闪灭灭,鬼火狐鸣,夜雾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红,一直深向远处,以那穿着血红嫁衣的女子为尽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尾声的那位老人私设是彩蛋,有没有人猜的到……(应该没有)